Ciel Ensoleillé

漫长的白日梦 中秋节回了一趟家,这是自从中秋节变成节假日之后,第一次回国庆祝。虽说节气上秋天已经到了中期,可南宁依然还是夏天的样子。这个亚热带的城市印象里是没有秋天的,夏天到冬天的转换在一天内便完成,高效,快速,丝毫没有秋天这一个犹豫,缓慢的过程。 中秋期间也前去参加一位多年同学兼好友的婚礼。我与他是从初中开始便是同学,然后高中,又一起来的新加坡。两年前他决定回国发展。在婚礼上,看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同学们,熟悉的感觉一拥而上。不过兴奋之余,也注意到,他们中间的不少人身材渐渐有了中年人的特征。最意外的是,我将其中一位的记忆给完全删去,直到当晚他的出现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们班还有这一号人物。 整场婚礼走的是标准的婚礼策划公司提供的模板。对于主人公来说,今晚是他们一生的具有纪念意义的夜晚。对于我们看客来说,也不过是又一场审美疲劳,缺乏亮点的节目而已。 我的一位汕头的同事跟我说,以前在汕头的时候,她的学习成绩并不好,想来也不会去到好的学校,于是决定来新加坡。那么多年过去,她那些曾经学习很好的同学,后来确实上了好学校,他们之中的大多数,毕业后回到汕头,买车买房,结婚生子。而她自己也没想到,成绩并不好的自己,有那么一天,自己会来到这里,与许许多多新加坡社会上的精英一起工作。 其实如果她当年没有来新加坡的话,也许就会像他的同学一样,在汕头买车买房,结婚生子。 其实我也一样啊。当年高考失利,差一点上一本。到头来只能上一些省内比较好的二本大学。高考成绩好的,都去了大城市,去了名校。我只身前往新加坡。如果当年留在了国内,那场同学婚礼上的自己,应该也成为在本地的老同学们的一员。 兜兜转转的人生。 并不是说什么样的人生一定就好,什么样的人生注定是失败的,而是,自己甘愿就在这一个年纪,把人生接下来所有的可能性给抹去吗。 三十岁不到,就看到了人生的尽头,前方的路一目了然,没有曲折,没有未知,会不会稍微早了一点。 难道没有什么是你依然憧憬着的,放下现实的枷锁,还是想要实现的愿望的吗。 王朔在一篇文章里面写道,亚洲社会是一个非常群体的社会,你做什么,你干了什么,分分钟受到各方面的关注。而如果别人做了什么应该做的而你没做,你会感到无形的压力。这一点上,美国社会完全不同,那是个自由的社会,只要不打扰他人,至于你做什么,根本没人在意。 万能青年旅店在一首歌里唱过:“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,厨房与爱。” 五月天也在歌里唱道:“平凡的我们也将回到平凡的世界,生活中充满孩子哭声,柴米和油盐。” 也许我们终将回归平凡,回归生活。这是人类的宿命。 可是在那之前,请让我前往星辰与大海。经历了波澜壮阔,亦懂得珍惜平凡。 那些年在同一间教室的人们,在同一个操场上奔跑的人们,如今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 眼前的他们,经由时代的齿轮的雕刻,呈现出不同的面貌。 这是时代的力量。 没有人能够抗拒。 可是我们能够做出选择,是不是甘愿被这齿轮碾压而过,还是站在齿轮的顶端,指向一个自我。 2016-09-29
© Ciel Ensoleillé | Powered by LOFTER